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南康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5 23:37:12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南康白癜风医院,浙江白癜风好根治吗,甘肃能不能治好白癜风,曲阜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浮梁白癜风医院,东平白癜风,滨州怎么治疗白癜风

原标题:考生抢号舍,辛酸的江南贡院科举考试

在古代,科举考试对一个梦想跃入龙门的读书人的考验,除了十年寒窗苦读的坚持,考场的煎熬也是一道难关。吴敬梓曾不无夸张地说三场考试把人变成鬼。江南贡院是古代读书人点燃梦想的地方,但他们考试生活的艰辛,却是我们难以想象的。

不易跨过的考场大门

进考场的大门,这似乎不是一件多困难的事,但跨过江南贡院的大门对考生来说却是一场艰难的挑战。江南地区考生众多,常常达到一两万人,这么多人须在一天一夜之间全部通过点名、搜检入闱,因此考生入场从考试前一天的半夜便开始了。

起初,江南贡院只有一个入口,进展极其缓慢,场面混乱不堪,常有人被挤倒、踩踏,甚至发生考生摸黑进入大门后还没找到号舍就被挤入水池淹死的惨剧。陈独秀回忆当年进场的情景时说:“若不是大哥代我领试卷,我便会在人群中挤死。”

道光十二年(1832年),林则徐担任江苏巡抚。这年适逢壬辰科江南乡试,道光帝指派他为乡试监临官。经过调查,林则徐发现贡院在考场管理、试卷评阅、士子入场等方面都存在需要改进的地方,便向朝廷递送了一份奏折——《请定乡试同考官校阅章程并预防士子剿袭诸弊折》,提出了自己对江南贡院进行整肃的一系列设想与建议。

奏折得到皇帝批复后,他立即付诸实施。在考生入场方面,林则徐下令把进场大门由原来的一个增为三个,各府、州、县考生根据人数多少分成三个部分,分别由贡院的三个大门同时入场。入场从凌晨3点开始,以炮声为信号。之后每隔一小时放炮一响。经过分流,考生入场秩序井然,搜检工作也快速多了,到晌午时所有考生便可全部入场。

“矮屋”的滋味不好尝

乡试有3场考试,每场3天,这期间,考生的寝食拉撒全都局限在一个高6尺、深4尺、宽3尺的号舍里。在如此狭窄的空间里呆上几天几夜是相当难熬的。陈独秀当年进入考场时,“一进考棚,三魂吓掉了二魂半,每条十多丈长的号筒,都有几十或上百个号舍,号舍的大小仿佛现时警察的岗棚,然而要低得多,高个子站在里面是要低头弯腰的,这就是那时科举出身的大佬以尝过"矮屋"滋味自豪的"矮屋"。矮屋的三面七齐八不齐的砖墙,当然里外都不曾用石灰泥过,里面蜘蛛网和灰尘是满满的”。

农历八月,南京常有“秋老虎”肆虐,烈日熏蒸,蚊虫叮咬。有时却又寒气袭人。一位参加过江南乡试的考生在《明斋小识》里记载说:“初八日天气微凉,人悉兼衣。及明午暴热,日如火炙,甚于三伏,又旁置红炉,后叠衣服,遂致两眼昏懵,气不能出。至二场,以单衣进。十一夜半,大雨忽来,陡然寒冷,体僵齿战,左右皆作唏唏声。”忽冷忽热的天气对考生也是一个艰难的考验。

更恐怖的是,每个号巷尾部放置的粪桶,经暑气蒸熏后,臭味弥漫,令人窒息。清代陈祖范描写:“过犹唾之,寝处则那。呕泄昏忳,是为大瘥。谁能逐臭,摇笔而哦。”如果不幸落坐在这个粪桶附近的号舍,9天的考试就更难挨了。

江南贡院号舍中还有一种小号,“广不容席,檐齐于眉,墙逼于跖”,是增修贡院时新建的,因受场地限制,建得没有老号舍大。陈祖范曾24次走进号舍,他得到的号舍十次有八九次是小号、底号,备尝场屋艰辛之苦。后来他将自己的不幸和悲惨写成一篇风趣的《别号舍文》。

可见,能否得到一个好的号舍也是事关前途、命运的一件大事。

早先考生的号座都是贡院考前排好的,进场后只能对号入舍,能不能得到好的号舍只有靠自己的运气了。清末考纪松弛,考生可以自己抢占号舍,其方法是:陪送考生的家属先将竹制的空考篮放置于贡院大门外,等到龙门一开,立刻快步冲入院内,将考篮放在号舍案头,表示此号为己所有。

受舞弊案牵连而被复试

经历数日乡试煎熬,终于榜上有名,可是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却受少数人的舞弊行为牵连而被复试,是不是够悲催的?清顺治十四年(1657年)八月江南乡试的“幸运儿”就遭遇了这样的不幸。

这届江南乡试发生了一起重大舞弊行为,震惊全国,酿成一场牵连极广、杀戮惨烈、影响深远的科场案。

该科乡试由礼部遴选的二十名考官主持,主考官为方犹,副考官为钱开宗。这两位考官在监考录取过程中徇私舞弊。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尚未发榜,各种舞弊消息便已传得沸沸扬扬。录取名单公布后,传言果然得到证实,一些不学无术之徒榜上有名,而不少饱学之士却名落孙山。于是许多落第士子聚集在江南贡院门前,抗议主考官不公。

有一无名氏撰一出《万金记传奇》,于江宁书肆刻印,讥讽考官行贿通贿之状。“万”是“方”字去一点,“金”是“钱”字去半边,暗指方、钱二人。未被录取的著名才子、戏剧家尤侗,也编写了一部戏剧《钧天乐》,影射此事。剧中说,江南才子沈白、杨云进京应试,结果名落孙山;而三个纨绔子弟贾斯文、程不识、魏无知,却通过作弊,分别考中状元、榜眼、探花。

江南科场舞弊的消息,最后传入宫禁,引起了顺治皇帝的注意。顺治下旨将方、钱及十八名同考官全部处死,对江南乡试中举者于次年三月在紫禁城内进行复试,以鉴真伪。复试考场上,试官罗列侦视,护军持刀夹伺,直吓得与试者“惴惴其栗”。朱炳贵来源中国财经)

责任编辑: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四川白癜风